股票行情

发达经济体正面临内外因素的四大难题

作者:admin 2019-11-08 我要评论

当前,世界范围内经济增速的放缓引发各方持续关注。IMF在10月中旬发布的最新经济展望中预期2019、2020年发达经济体增速分别为1.68%和1.67%,创下2013年欧债危机...

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已引起各方持续关注。 在10月中旬发布的最新经济展望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增长1.68%和1.67%,在2013年欧洲债务危机后创下新低,分别比1980年以来的长期平均水平和金融年危机的十年平均水平低3个百分点以上

在全球总需求疲软的大环境下,除日本外,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都从010年至140045年大幅下降。美国经济开始周期性下滑,而欧元区核心国家面临出现年经济停滞的风险。 2020年,随着美国经济进一步走弱,发达经济体的整体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 对此,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石成认为,发达经济体正进入内外因素的两难境地,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劳动收入比重下降和分配不均带来通货紧缩隐患 美国、日本、欧元区和中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总需求同时减弱,是本轮全球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也带来了全球通缩压力。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达经济体的资本和劳动力分布经历了出现年的结构性变化。收入增长缓慢和不平等加剧侵蚀了长期购买力的基础。 自本世纪以来,美国以前相对稳定的劳动收入份额也从010年急剧下降到140045年。在截至2016年的70年里,非农业部门的劳动收入份额比2000年后下降了四分之三以上。 从劳动收入分配来看,不平等和不平衡的特征越来越明显。

第二,工业和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削弱了社会稳定 2019年第二季度,美国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降至11%,为194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事实上,“美国制造业的回归”已多次成为空发达经济体制造业衰退的缩影,而产业结构的失衡日益凸显了对内生经济动力的抑制。 此外,可贸易制造业的衰退引发了贸易争端,侵蚀了全球化的潜在红利,因为发达经济体和劳动力相对丰富的新兴市场之间的贸易仍远低于其国内贸易规模。 除了工业发展不平衡之外,发达经济体内部各区域之间的不平衡对其长期增长潜力构成了巨大挑战。

第三,负利率的正常化导致金融风险 负利率正常化还面临风险,如利率传导效率较低、债券市场流动性较低、银行利润空收窄、金融市场细分和波动性加大。 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高债务存量的情况下,负利率这一双刃剑的积极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的有效性,而公共支出的方向也非常重要,不仅要刺激当前的总需求,还要注重能够提高人力资本、潜在产出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方向。

第四,贸易摩擦重心的旋转增加了边际冲击力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冲击重心和时机的动态演变,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呈现出放缓趋势。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争端可能会增加。

石成说,在内外困难中,为了再次实现工资和通货膨胀之间的良性反馈,结构改革除了提高劳动生产率之外,还应该注重收入分配的平衡和劳动份额的稳定。 发达经济体正面临困难但必要的政策变化,包括改善收入分配、调整经济结构、充分利用财政空间空和重新解释全球化红利,以便在沉淀后带来质的变化。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双11阿里巴巴及其沉默的竞争对手

    双11阿里巴巴及其沉默的竞争对手

  • 中国抗体成功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

    中国抗体成功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

  • 瑞银因欺骗客户长达十年而被罚款4亿港

    瑞银因欺骗客户长达十年而被罚款4亿港

  • 受双边市场挤压的灿辉新能源能否成功登

    受双边市场挤压的灿辉新能源能否成功登